《卧虎藏龙》三月花开,相思轻浅_游戏评测_九游《卧虎藏龙》官网

游戏评测

你当前的位置:手机游戏> 卧虎藏龙> 游戏评测>《卧虎藏龙》三月花开,相思轻浅

《卧虎藏龙》三月花开,相思轻浅

作者:-青芒 发布时间:2016-11-05 17:35:00 手机订阅

本文由九游论坛玩家-青芒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欢迎点击进入原帖与作者互动交流~ 如你也有优质内容分享,可在论坛发帖投稿~

醉红楼是长安最大的茶楼,红楼的老板梦竹是长安最美的女人。

长安,位处三大势力交界处,每天来来往往各式各样的人,鱼龙混杂,可偏偏无人敢到醉红楼闹事。

醉红楼有许多女子,她们大多无依无靠,无家可归,四处漂泊,梦竹收留了她们,为她们请先生,教她们琴棋书画,歌舞演绎。让她们在醉红楼安身立命。

江湖传说,曾经恶人谷主一道命令,长安城某高官被吊长安城门三日,无人敢救,只因他在醉红楼醉酒闹事,出言不逊,说什么醉红楼内不过是一群歌妓,还要故作清高,说什么要让醉红楼在长安消失。

当然,最后醉红楼还是在长安开的风生水起,只是长安百姓再也没见过那个高官。

那时候人们就知道了,醉红楼是绝对不能得罪的。

一介女子凭什么经营偌大一间茶楼?或者说,江湖传闻恶人谷主冷血无情,踪迹神秘,梦竹凭什么得了恶人谷住的青睐?难道仅凭那张脸么?

不论外面传的如何神秘,红竹只一心一意经营着她的茶楼,等着她的归人。

这是个平常的早晨,只是有故人归来。

“梦姐姐,我的衣服破了~”

“缝。”

“梦姐姐,我的鞋子烂了~”

“买。”

“梦姐姐我想吃核桃可是砸不开~”

“砸不开?砸不开就炸啊。”(☜这是瞎编的=_=)

梦竹头也不回步履匆匆的往大厅走去。

时间还早,醉红楼还未开张,偌大的大堂空空荡荡,只有正中的一张桌子坐着一人。

“苏…憬…?”试探着开口,带着些许期待,些许不安。

坐着的人听到呼声,缓缓回头:“梦竹,这是我从无心岭给你带回来的桃花,你看,美么?”浅浅的笑,一如当年离开时,温柔了她过往几年的等待。

有什么遮挡了视线,梦竹擦了擦眼睛:“阿憬,我…好想你。”

他们。

“浮剪清欢,半世流光。

妾只为君,孤守一城。

盼君归兮,红妆相迎。

夜半入梦,君似年少。

云烟往事,散不尽几许轻愁。

梦醒不知归处,恍然已半世。

三月花开,君何时归。

妾已白头,君何时归。”

婉转的歌声自清澈的河边悠悠传来。

一女子坐在岸边,看着有一人从远处走来,

“阿憬,我在这呢。”女子巧笑嫣然。

“河水凉寒,你别在那玩了,快过来,我领你去吃好吃的。”苏憬见梦竹赤着脚拨弄着河水,出声提醒。

“好,那我要吃醉红楼的雪花糕。”听到好吃的,梦竹笑得更开心了。

苏憬看着那女子,无奈的笑着:“好。”

“哎?阿憬,阿憬,我的鞋不见了。”河对面的人焦急的喊。

“你在那等着,别乱动,地上有石子,硌脚。”

“来,我先背你回家。”文欢走过桥到梦竹身边,俯下身。

“好。”梦竹看着苏憬的背,眼睛笑成了月牙儿。

苏憬背着梦竹往家里走去,无人看到一双绣鞋安静的放在河边的桥下。

“阿憬,我要吃好多雪花糕…”

“好。”

“阿憬,我还要吃桂花糕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还有红豆糕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还要喝梨花酿。”

往前走着的苏憬突然停了脚步:“女孩子,少喝酒。”说完继续往前走。

“不要,就要喝,就要喝。”

苏憬也不搭理她了,只自顾自的往前走。

苏憬背着梦竹向着长安城内走去。不理背后女子的不依不饶。

那时桃花开得正艳,微风轻拂,铺了一路繁华。

镇远关战事告急,中原武林有志之士皆前往支援边关。

又是阳春三月,他们在长安城外告别:“阿憬,听说无心岭的桃花可美了,等你回来,带我去看看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阿憬,等你回来,我们就开一家醉红楼那样的茶楼,我天天给你做桂花糕,给你酿梨花酿…”

“好。”

“阿憬,等你回来,你娶我,好不好…”

“………好。”迟疑半响,看着女子满面的泪水,却还是点头答好。

那一日,长安城内满天飞花,征战的少年踏着一地落花去向远方。

伊人立于长安城外,目送着少年离去,直至踏马的背影彻底消失,依旧遥望着远方:“阿憬,我等你回来娶我。”

少年三载未归,梦竹成了醉红楼的老板,她做的桂花糕,长安闻名,她酿的梨花酿举世无双。

“梦竹,这是我从无心岭带回来的桃花,你看,美么。”

一女子从床上坐起:是梦么。

推开窗,漫树繁花纷纷扬扬:阿憬,又到了桃花盛开的三月了,你何时回来呢。

长安城楼上,一黑衣男子迎风而立,他双目微闭似是遥望远方。

两年前,他还不似如今这般,他离开恶人谷,他说:我才不要做什么恶人谷主,我要做名扬天下的英雄!

他只身前往边关,说什么为国家大义,为天下太平。

在镇远关,他遇到了一个叫苏憬的人,是一个可以将后背托付给他的人,一次突袭,他们中了埋伏,他身受重伤,险些丧命,他以为自己就要命丧于此,那时候苏憬出现了,替他挡了一箭,那一箭射穿了苏憬的心脏,苏憬临死前一直喊着一个名字,那个从认识开始就一直在念着的名字。

苏憬说在长安有个女子在等着他回去。

苏憬说等他回去要跟那女子开一间像醉红楼那样的茶楼。

苏憬说那女子最爱桃花,等他回去,要带她去无心岭看最美的桃花。

苏憬说等他回去,要娶那个女子。

苏憬一直是个很轻浅的人,可是每次说起那个女子他就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,好像这女子是他所有笑容的源头。

可是,这次,他回不去了,他的人生终结在了这里。

那天,苏憬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他,敌兵清理战场时他甚至听到到枪尖刺入苏憬身体里的声音,他掌握成拳,手指死死扣着掌心,他感觉到牙齿咬破嘴唇,鲜血流入喉咙的铁锈般的腥味,他拼命不让自己发出怒吼:总有一日,总有一日,总有一日要将这些人碎尸万段!!

他,成了那次战争唯一的幸存者,他没有回军营,他拖着满身伤痕回了长安,回了恶人谷。

后来,他成了让世人闻风丧胆的恶人谷主。

那日,他带着恶人谷众人,去了镇远关,杀入敌营,如入无人之境,手起刀落,鲜血沾湿了他的衣襟,他有如地狱里爬出来的嗜血修罗,杀人如麻,冷血无情,无人知道他的经历,自也无人知道,他满心的情,义,血,都在那日随着那人的血一起流入了镇远关的土地。

后来,他亲自前往长安,找到了梦竹,说是苏憬的朋友,他只这么一说,那女子就真的信了。

他买下了醉红楼,交给梦竹:苏憬在军营战功显赫,得了将军赏识,成了英雄,被派往远的地方驻扎,他走的时候托我回来转告你,他怕一年半载都回不来了,你也不必继续等他了,若是觅得良人,就嫁了吧,这醉红楼就当是他亏欠你的,送你的补偿。

没想到那女子却也倔强:我说过要等他,多久都要等他,等他回来给他做桂花糕,酿梨花酿,等他回来带我去看桃花,等他回来娶我…

他一时无言,却也不再劝解,只暗中遣人保护。

苏憬…此人不负你的万般牵挂。

城楼上的人睁开双眼,转瞬就消失在阳光下,清风拂过,无人知这里有一人长久停留过。
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最新更新